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发展所杨传开指出,各地制定政策吸引落户不能够太盲目,要做好预案。“天津出台了落户政策,后来又提出来附加各种限制条件,就是因为前面的政策没有考虑充分,没想到一下子会有这么多人来落户。”他说。

巴赫:希望北京树立起“新标杆”